全国咨询热线:400-0894579

主页 > 新闻动态 >

骨科大夫 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非小事!一分钟自

时间:骨科大夫 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非小事!一分钟自

  原标题:骨科大夫 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非小事!一分钟自测你离骨质疏松有多远

  无论是否亲身体验,你也一定遇到过这些情况,一位老年妇女步态蹒跚,拄着拐杖,在阳光下散步,同时还伴随着那日渐变矮的身高和越来越严重的驼背。又或者同样一位老年女性从很低的地方摔倒,亦或是在没有受到暴力找不到原因的情况下,突然无法动弹,疼痛不止,更有甚者摔倒时无意识地用手撑地却遭遇了腕部骨折。这些我们随时随地都能见到的例子,都预示着同一种病症,那就是骨质疏松症!而绝经后妇女正是这一疾病的高发人群。

  随着中国社会人口老龄化,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症的患病率逐年上升,据调查现如今我国40—49岁女性骨质疏松的患病率约为4.3%,50岁以上女性患病率为32.1%,65岁以上人群甚至高达51.6%。

  而骨质疏松的最严重后果是发生骨质疏松性骨折,超过40%的妇女将经历至少1次骨折。约35%的女性在50岁之后会遭遇初次的骨质疏松性骨折,其中的50%可能发生再次骨质疏松性骨折。因此早期发现骨质疏松症,给予足够的重视是极其必要的。

  人体内的骨代谢好比一个天平:一侧是骨质形成量,另一侧是骨质吸收(流失)量。随着年龄的增长,由于各种身体机能逐渐退化,人体与骨骼相关的各类激素水平都随之下降。

  卵巢功能衰退所致的雌激素水平下降,降钙素、甲状旁腺素等激素水平也随之下降,雌激素水平降低可引起维生素D的活性代谢物—— 1,25羟维生素D3的生成与活性降低,减少肠道钙的吸收;二是增加了骨骼对甲状旁腺激素(PTH)的敏感性,致使骨吸收增加,骨质丢失;三是降钙素(CT)水平降低,增强了破骨细胞的活性,骨吸收自然随之增多。钙的吸收减少而流失量增加,体内的钙储量只能越来越少。

  因此骨代谢的天平渐渐倾斜,可以想象到骨内孔隙变大变多、骨皮质变薄、骨密度变小,于是绝经后妇女的骨质疏松症就慢慢显现了。

  疼痛、脊柱变形和发生脆性骨折是骨质疏松症典型的临床表现。但该病起病隐匿,许多骨质疏松症患者早期常无明显的症状,往往在骨折发生后经X线或骨密度检查时才发现已患有骨质疏松症。

  患者可有腰背部疼痛或周身骨骼疼痛,负荷增加时疼痛加重或活动受限,严重时翻身,起坐及行走困难。接着摔倒、跌落甚至无暴力的情况下均会出现骨折,严重时还会出现身高下降和驼背等脊柱变形的症状。ag8网站

  ●固有因素(不可控因素):人种(白种人和黄种人患骨质疏松症的危险高于黑人)、老龄、女性绝经、母系家族史

  ●非固有因素(可控因素):低体重、性腺功能低下、吸烟、过度饮酒、饮过多咖啡、体力活动缺乏、制动、饮食中营养失衡、蛋白质摄入过多或不足、高钠饮食、钙或维生素D缺乏(光照少或摄入少)、有影响骨代谢的疾病和应用影响骨代谢药物

  固有因素刻在我们的基因里,无法改变,但是对于这些非固有因素,我们是完全可以进行控制的。因此从现在起远离这些临床危险因素,也是绝经后妇女预防骨质疏松症的又一重要手段。

  临床通用指标:发生脆性骨折或骨密度低下,非外伤或轻微外伤发生的骨折,是骨强度下降的明确体现,因此发生脆性骨折即可诊断骨质疏松症。

  双能X线吸收测定法是目前骨质疏松症诊断的金标准,骨密度用T值表示,T值=(测定值-骨峰值)/正常成人骨密度标准差,T值≤-2.5即可诊断骨质疏松症

  我国绝经后妇女患病率水平显著高于其他发达国家,但是在骨质疏松症患者中知晓自己患病的比例却非常低,有报道40~49岁骨质疏松症患者的患病知晓率仅为0.9%,50岁以上患者的患病知晓率也仅为7.0%。随着现实生活压力的增加,绝经年龄逐渐提前,绝经人数比例相对增加,骨质疏松症发病率也处于上升趋势,因此骨质疏松症在我国乃至全球依旧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健康问题。

  上述问题,只要其中有一题回答结果为“是”,即为阳性,提示存在骨质疏松症的风险,并建议进行骨密度检查。

  亚洲人骨质疏松自我筛查工具(OSTA)是预测绝经后女性骨质疏松危险程度的工具,在亚洲多个国家有研究, 基于多项骨质疏松危险因素测定骨密度,筛选与骨密度相关的风险因素,具有较高特异度和灵敏度。我国已将其列入原发性骨质疏松症诊治指南,并指出OSTA评估的高风险患者,在无骨密度测定的条件下,可考虑抗骨质疏松药物治疗。

  例如:一位46岁的绝经后妇女体重为55kg,既往没有发生过脆性骨折,那么她的OSTA分数为(55- 46)×0.2 =1.8≈1(直接略去小数点后部分)大于-1,因此风险较低,暂时不需要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及骨密度的筛查。

  如果您的OSTA指数≤-1者,则建议您行进一步的骨密度测量等检查。以下为更具体表可供查看:

  为了及早发现并确诊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症,减少不必要的检查,在深入探索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症临床危险因素的基础上,一项由北京友谊医院骨科费琦教授课题组研发的有效、简便、无创的北京市本土化筛检方法应运而生,它就是“BFH-OST(北京友谊医院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筛查工具)”。只需收集四种简单的临床相关因素,配合以简便的计算即可,因此“BFH-OST”成为了每个人都能上手操作的骨质疏松症筛检工具。以下是具体的公式:

  BFH-OST:【[体重(千克)- 年龄(岁)]×0.5 + 身高(厘米)×0.1 - 既往脆性骨折史(否=0, 是=1)】

  PS: 既往脆性骨折:身体部位在没有明显的外伤情况下,或者是有轻微的外伤以后,从而引起了骨折的情况。

  例如:一位48岁的绝经后妇女身高为160cm,体重为50kg,既往没有发生过脆性骨折,那么她的BFH-OST分数为(50- 48)×0.5 + 160×0.1 – 0=17,是大于9.1的,因此风险较低,暂时不需要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及骨密度的筛查。

  我们推荐用BFH-OST工具对45岁以上的绝经后妇女进行筛查,如果你属于这类人群,快来计算以下自己的截止值吧。如果计算出的截止值小于9.1的女性一定要警惕是否已经发生了骨质疏松症,建议您尽早到医院接受进一步双能X线骨密度检测,以便进行进一步的明确诊断和治疗。

  随着中国社会人口老龄化,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及骨质疏松性骨折的患病率逐年上升,骨科医师通常是骨质疏松症患者见到的第一个、也往往是唯一的医师,早期诊断与评估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由于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早期缺乏特异的临床症状,部分骨科医师及患者本身缺乏系统全面的认识且重视程度不够,目前仍存在很多绝经后女性骨质疏松患者得不到早期的诊断和治疗。

  运用不同的无创性筛查工具对骨质疏松人群进行早期发现,这将有助于绝经后妇女这一骨质疏松高风险人群预防骨质疏松症及严重后果的发生,对于提高老年女性生活质量、减轻家庭和社会负担都意义重大。

  我们应随紧跟时代步伐,加强对居民骨质疏松症知识的宣传,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提高民众对于骨质疏松症的知晓率和重视程度,建立完善的防治体系。希望未来我国会有越来越多的绝经后妇女因为更为普及和科学的知识,对自己的骨质健康给予更高的关注;早期运用我们推荐的各种筛查工具及时预警和发现骨质疏松,从而远离骨质疏松症及骨折并发症的困扰。

上一篇:生命学院举办“恰同学少年”产学研医用系列研

下一篇:4000元进口美容仪销售暴增海外院线美容品牌瞄准